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離婚後,她揣着孕肚炸翻帝國首富婚禮討論-第七十六章 席捲而來的滔天恐懼,他喝醉了分享

離婚後,她揣着孕肚炸翻帝國首富婚禮
小說推薦離婚後,她揣着孕肚炸翻帝國首富婚禮离婚后,她揣着孕肚炸翻帝国首富婚礼
女子看了一眼他打开的手机通讯录笑道:“你在意的人是这个简艾吧!”
他没说话。
“看我的,试试便知道她在不在意你?”
话落,女子按下了简艾的电话。
简艾不知道云靳去了哪里?
她以为他去了客房,看到他的电话来电,便接通。
狐犬
“喂!”
“喂!这位小姐,你老公喝醉了在我的房间,你要不要来把他带回去?”
女子娇滴滴的声音传来,让简艾心仿佛被人拿捏住一般。
她气急了。
既然出去找小姐,又何必给她打电话。
这是炫耀,还是打脸。
她冷声道:“他为什么在你房间?”
“我说了,他喝醉了,所以便顺势把他带回来,不过他一直抱着我,这……”
简艾咬牙切齿,气的眼泪瞬间在眼中打转。
她冷声道:“既然如此,你用就是,他的事,以我无关。”
“还有,他可是大名鼎鼎的云总,把握好了。”
话落,她立即挂断电话,把手机丢在床上,再也忍不住趴在床上,用枕头盖住自己的头哭了。
人改不了吃屎,男人改不了出轨。
出轨一次,那么便会有无数次。
妖孽王爷的面具王妃 小说
她暗暗告诉自己,他们已经离婚,可是心里依旧不好过。
云靳看着被她挂断的手机,脸色更加青黑。
她说你用就是,她说以她无关。
她劝人家把握好他。
够狠!
够绝!
他不得不佩服。
一个女人能这么绝,确实厉害。
女子笑道:“你看,她根本不在乎你,你又何必在乎她,走吧!和我睡一夜,明天就好。”
“滚!”
云靳嘶吼出声,直接推开眼前的女人,跌跌撞撞的朝着外面跑去。
因为喝了酒,他并没有开车,而是让徐特助来接。
回到屋子,云强赵婧已经睡下,他直接上了楼。
“砰”的一声,门被打开。
睡梦中的简艾吓了一跳,刚要睁开眼,一张酒气十足的唇就朝着她涌来。
黑夜中,她吓得瞪大眼睛,嘴却被人封住,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她知道是云靳,因为她嗅到了独属于他的香水味道。
他喝了酒,他的吻好霸道,如同暴风雨一般,来势汹汹。
整个身体都压在她的身上,带着浓烈的报复气息,让她喘不过气。
她担心孩子。
她双手捶打在他的身上,可无济于事。
他依旧失控,恨不得把她吞噬,连着骨头一起吞噬。
他的双手如同钢铁一般禁锢着她,身上的衣服被撕碎,黑夜中她感觉窒息。
他疯了,完全失去理智。
最后的最后,她放弃反抗,泪水自眼角滑落,黑夜中,那滴泪砸在他的手臂。
灼痛了他的心。
猛然惊醒,云靳抽身起来,随即灯被打开。
看着满室淤泥,看着她面如死灰一般躺在床上,看着她身上的印记。
他痛了,痛的撕心裂肺。
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脸上,他后悔自己的冲动,后悔喝酒。
他在她旁边跪下,心疼的把整颗头埋在她的旁边,嘴里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原谅我。”
简艾依旧看着天花板,任由那泪水流个不停。
“啪!”
“啪!”
……
他抬起手,那巴掌继续挥在自己脸上,只要她不喊停,只要她不解气,只要她不原谅自己,他就打死自己。
终于,在第十巴掌的时候,她张开嘴,冷冷地说出两个字,“够了。”
云靳挫败的握住拳头,看着面如死灰的女人,他轻声呢喃,“原谅我好不好?”
简艾起身,双眼赤红的瞪着他,许久才道:“你不是找小姐了吗?为什么又回来?”
“我不知道,我不想要别人,只想要你,满脑子都是你。”
“丫头,我快被逼疯了。”
看着他肿胀的脸,简艾冷笑:“够了,我不想听。”
她起身,准备重新拿套衣服穿上。
修长的身姿再次蛊惑着他,他起身抱住她的腰,柔声道:“给我好不好?”
简艾身体一僵,冷声道:“不可能。”
“你就这样不愿意我碰吗?”
一把推开他,简艾直直地走到衣柜,拿出睡衣穿上,然后再也不愿意理他。
夜深人静,简艾闭着眼睛,思绪万千,再也睡不着。
酒渍软糖
而他,看着床上的背影,彻底失眠,他走到阳台,把玻璃门一关,蹲在那里,烟一根根吸着,吸完一根又是一根。
烟雾缭绕,迷失了他的眼。
第二天起床吃早点,赵婧看着云靳那肿胀的脸,眸子凌厉的看向简艾。
那一眼带着浓浓的肃杀之意,恨不得把她千刀万剐。
她看向云靳,冷声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打的?”
整夜没睡,云靳疲惫出声,“不是,是我不小心撞到的。”
“你骗谁?昨晚睡觉前还好好的,一夜之间变成猪头,你当我好骗。”
云靳不耐烦道:“真的是撞到的,洗澡的时候摔倒了。”
赵婧不信,瞪着剥鸡蛋的简艾道:“你说,是不是你打的?”
简艾并没有抬起眼帘,只是说了句,“跟我无关,是他自己打的。”
“你!谁会打自己。”
赵婧几乎是咆哮出声,见她态度激动,云靳只好道:“妈,你别怪她,真的是我自己打的,跟她无关。”
“放屁。”
赵婧起身,扬起手就要朝着简艾打去。
简艾猛然抬头,怒视着她,“你打啊!这一巴掌打下去,这里我不会再呆了。”
“伯父有事,那也是你们害的。”
这样的简艾,让人始料未及。
如同带刺的玫瑰,全身都张满刺,骂不得说不得,甚至连看一眼都要小心翼翼。
赵婧的手掌因为她的话硬生生放下,她攥紧拳头,闷闷的坐下,眼睛狠狠地瞪着对面的女人。
这一瞪,她惊愕的看到她脖颈处的草莓印,她看向云靳。
云靳低着头,阴沉着脸正在切牛排。
赵婧冷声道:“云靳,你出来一下。”
话落,她直接走出去。
毒 医 狂 妃
云靳抬起头,眉头微蹙,他看了一眼简艾淡淡道:“我出去一下。”
简艾没搭理,继续吃着早餐。
门外的榕树下,赵婧站在那里,双手抱胸,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云靳蹙眉,“妈,你找我有什么事?”
“简艾火气那么重,是不是你昨夜碰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