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异能 神話版三國笔趣-第四千一百六十五章 戰而勝之分享

神話版三國
小說推薦神話版三國神话版三国
赫兰的实力相当不错,但面对300盾卫肯定是个死,哪怕有亲卫也是个死,但那前提是这些盾卫是正常有盾牌的那种盾卫,没盾牌虽说也能杀, 但赫兰要跑,这群盾卫没什么好办法能封住。
毕竟没有那厚重的盾牌,盾卫的士卒想要硬接内气离体的砍杀,也不是那么容易的,自然就给了对方突破封锁的可能。
后面就不用说了,赫兰翻墙跑路, 变身三米八猛男的徐元带着二熊、牛大力、梁珂、温酉等等猛追, 抓个内气离体,他们这群人都能变成九级爵位, 当然玩命追了,结果这群人没一個有速度类型的天赋,基本全靠肌肉提供的猛力,死命追,最后的结果自然是越追越远。
本来到了这一步也就只剩下放弃了,因为追不上。
内气离体在云气下对比练气成罡靠熔炼的士卒那是均衡的强,没有短板,也许某些方面靠着熔炼的精锐可能超过内气离体, 但要全方位超过, 那需要的是全方位的提升,而天赋熔炼带来的提升其实是针对性的提升,全方位的话, 最起码孙二熔炼的数量都是不够的。
然而就在赫兰即将逃出生天的时候, 遇到了李河和木延,遇到这种白捡的大鱼,这俩人当然不客气的准备笑纳。
毕竟他们两个之前也不是没跟着二熊一起锤内气离体, 他们两个这种天生身强力不亏,穿300+装甲的顶级盾卫, 在云气下其实是不怎么怕内气离体的,结果交手之后,就发现没了盾牌,有点打不过……
斩马剑很好,但是赫兰一个突击直接杀入了内圈,李河和木延都出现了发力问题,而且因为剑圈的覆盖面积,斩马剑面对赫兰这种灵活的对手甚至不如近战武器。
丢掉了斩马剑,用三棱刺剑和赫兰交手,没两招木延就挂了一条口子,就这还是因为赫兰身后有大批的盾卫追杀,心急如焚,不能发挥出最巅峰的战斗力,外加木延的板甲本身就很厚实,赫兰不好杀。
木延的脑子更为灵活,面对这一幕,直接选择了让开赫兰, 让赫兰从自己身边冲过去, 而赫兰见此自然不会纠缠, 缩身直接穿了过去,而木延则是直接丢掉了三棱刺剑,抓住了李河,将李河作为武器朝着赫兰砸了过去。
木延本身的力量其实不算很强,但这家伙干过好几次徒手丢全甲牛大力,全甲二熊,将半吨的玩意儿趁对方不注意突然拿起来那实属正常行为,甚至李河自己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木延抄起来了。
从某种角度讲,木延对于力量瞬爆的使用,确实是有些离谱,总有一种趁着某些东西不注意的时候,将对方扛起来的意思。
故而当木延以力量瞬爆将李河抓起,朝着赫兰砸过去的时候,赫兰其实也是有些懵的,毕竟这可是钵逻耶伽,超额云气的枢纽,哪怕现在因为动荡云气压制下滑,但起码也是正常云气的三倍左右。
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单手拎起半吨物品挥动确实是让人头皮发麻,最起码在这种环境下赫兰自己就算是有准备,也做不到如此利索的。
故而这家伙当即想要闪避招架,但相比于之前三棱刺剑的打击面,李河被木延当做武器使用的打击面实在是太大,起码如此高速,大面积的打击,赫兰是完全没办法闪避开的。
而赫兰眼见挡不住,抬手反斩,结果被李河用三棱刺剑接住,在斩断三棱刺剑之后,余力不等砍开李河的甲胄,被作为武器使用的李河,已经以狂猛的姿态轰中了赫兰。
这大概是木延使用过的最重的武器,预估大概有五百斤朝上,其上叠加了力量瞬爆,重兵器粉碎打击,以及李河自身的重兵器超重打击,也就是李河常用的泥头车撞击。
哪怕赫兰无愧于内气离体,被这种玩意儿打中也紧跟着飞了出去,而木延也因为在云气下控制不住这种高速挥击的重武器,导致李河脱手而出,二阶段迅捷泥头车撞击带着赫兰直接撞穿了对面的围墙之后,又撞塌了围墙之后的围墙……
“我有些理解为什么孔雀那么难对付了。”许褚听完之后,心态复杂的开口说道。
血宫同学想喝血?
“这关孔雀军团什么事?”木延不解的询问道。
“孔雀军团的坐骑是目前唯一自身具备天赋的军团,也就是战象具备无畏天赋。”许褚毕竟是刘备的保镖,所以知道很多普通人不知道的秘闻,而像这种关于孔雀的秘闻,也只有孔雀真正完蛋之后才能流传出来,在以前孔雀虽说是流氓,但很少有人知道原因。
“动物也可以拥有天赋?”李河大吃一惊,“我在京畿地区巡逻偶尔都会遇到老虎,没有天赋的老虎都很可怕了,有天赋,那恐怕就算是我也应对不了了。”
没有云气压制,李河这种遇到内气离体的老虎肯定完蛋,当然要是有云气,遇到内气离体的老虎,全装的李河还是有把握对付的,可老虎要是出了天赋,那真就没办法打了。
大明不可能這麼富 肉貓小四
“就目前来看,能给动物训练出来天赋,只有拉胡尔做到了。”许褚开口解释道,“我听人说查阅了很多的资料,最后确定拉胡尔给象兵的大象训练出天赋也是无意间完成的。”
“那就好,那就好。”李河吐了口气,安心了很多,他是真的不想面对有天赋的老虎。
“也就是说,你们将赫兰抓到了?”许褚看着李河两人询问道。
“撞断了对方八根骨头。”木延嘴角抽搐的说道,“我也没想过重兵器粉碎打击会有这样的威力,反倒是李老五这家伙只是骨裂。”
“我打了骨骼增强针。”李河没好气的说道,“再还有我也使用了重兵器超重打击,而且我撞了很多的对手,自适应天赋有针对性的强化了我的常用发力的肩甲等部位的骨骼强度。”
天天泥头车冲锋也不是没有好处,起码李河主要用来撞人的那部分身体的骨骼强度得到了明显的特化,再加上骨骼增强针等等,李河的骨质结构什么的还是非常靠谱的。
“其实我觉得那些不是重点,你那些条件全加上,就骨骼强度应该也就和内气离体差不多。”木延想了想开口说道,“按道理说赫兰碎了八根骨头,你起码也得断好几根,结果你就几根骨裂。”
“大概是因为超重打击这一天赋的保护,某些天赋本身就会作用于武器本身,我之前大概也算是武器。”李河虽说还是一瘸一拐的,但也没和木延再继续闹了,毕竟抓了赫兰,光明的未来就在前方。
“这样的话,我觉得我需要研究一下重型打击这个天赋了,将自身作为武器使用,居然还能提供对于自身的保护,这个天赋值得熔炼。”木延嘿嘿一笑,拍着李河的肩膀说道。
汉军大量盾卫的进入让钵逻耶伽之中尚未撤离的内气离体陷入了麻烦之中,相比于其他军团很难围剿内气离体,标准盾卫在持盾结阵的情况下,只要不轻敌冒进,面对单一内气离体,是有相当的把握。
以至于来不及跑的赫兰、苏拉普利、西纳里都是被大规模的盾卫围剿封堵在城区之中,最后成功活捉。
倒是阎立普、纳塔拉、卡拉诺那些家伙在发觉大势已去,果断放弃挣扎,率领本部先行撤退,从某种角度讲,苏拉普利被抓住更多是因为看不清形势,他原本也能和卡拉诺等人在亲卫的保护下撤离。
至于莱布莱利,这家伙因为在西城墙,东城墙被拿下之后,莱布莱利就迅速组织人手撤离,就像是之前脱离孟获一样,再一次轻松的逃出了钵逻耶伽,可以说莱布莱利在撤退的这些人之中组织力最强。
也正因为这家伙保持了完整的组织力,才能得以掩护其他人在薛邵等人的绞杀下成功撤离钵逻耶伽,不过饶是如此,布拉赫之前聚集的九万多正卒,七万多青壮,真正从钵逻耶伽离开的不到三万。
当然战死的不多,汉室证明了自身不搞京观、屠杀,只是在战场上下手之后,贵霜士卒在确定己方战败之后,投降起来变得现实很多。
后方的陈曦这个时候也少有的有些烦躁,好多年没亲自来战场了,原本以为自己能做到镇定自若,结果从收到于禁和布拉赫打起来,陈曦就难免有些紧张。
“好了,子川,少转一转,不知道你什么感觉,我看你这么转,挺心慌的。”刘备对着陈曦安抚道,实际上刘备也慌,但既然两个人在营帐里面,不能都慌啊,所以陈曦慌了,刘备就表示我不能慌。
“不知道前方情况如何?”陈曦叹了口气说道,“我以前在国内的时候,甭管前方打成什么样,我都能心平气和,结果在这边,我还真没有了之前的那种能力。”
“因为在前方伱知道当你拿到战报的时候,战争已经打完了,你只需要看一个结果,根本不需要经历过程,而这一次要经历过程,还是那种不由你操控的过程。”刘备笑着说道,“好了,坐着吧,文则乃是积年的宿将,你难道信不过。”
陈曦闻言先是点了点头,后面又摇了摇头。
于禁的能力不用说,而且这一世他们去泰山的时候,于禁在台上县衙当县尉,妥妥的老臣,再加上历史总评,于禁的能力陈曦还是信得过,只是信得过不代表不慌啊。
“就算信不过文则,你好歹也信得过自己吧,你的物资,后勤,你武装组建的各种盾卫。”刘备尽可能的安抚着陈曦,陈曦再这么转圈圈下去,刘备也会有些担心的,毕竟情感这种东西,是可以传递的。
就在这个时候营帐外传来了一阵骚动,陈曦赶紧跑了出去,身后的刘备看着这一幕不由的一笑,哪怕是这么多年了,甚至陈曦都能理所当然的自称是老夫的时候,他的本性仍和曾经完全一致。
“什么情况?”陈曦看着贺轸询问道,最近这家伙和黄滔等人天天来传信,陈曦自然也能贺轸,虽说以前也曾见过,多少有些印象,但完全不像现在这么数落。
“我军大胜布拉赫,于将军于野战斩杀了布拉赫!”贺轸大声的回答道,“现在正在追袭溃军。”
陈曦闻言大喜,甚至面上都有些遮掩不住的狂喜之色。
“看吧,我就给你说文则还是非常靠谱的。”刘备从营帐里面出来听到这话,原本有些担心的状态,瞬间变成了那种我的识人之能早已确定未来的自信状。
只不过这次陈曦分心于其他,倒还真没看出来刘备其实之前也多少有些担心的,故而听到刘备这话,附和一般的点了点头。
“于将军是追袭,还是准备一鼓作气拿下钵逻耶伽?”陈曦突然询问道,“他这个时候让你来的话,应该是给你说了想法了。”
虽说汉朝是出了名的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外加刘备这边也基本不会搞什么远程遥控,但前线的将校每当有大的进展的时候,还是会给后方的刘备进行汇报。
这种汇报更多是展现出对于刘备的尊重,至于期望从刘备那边得到什么指令,说实话,汉将干架全靠自己,后方不需要任何的指挥,只要物资准备好,大多时候都能打的不错。
当然偶尔也会出现,前线拿了物资打的不行,后方的文官收到消息之后忍无可忍直接将衣服一脱,露出一身的腱子肉,然后自己上战场去解决问题,毕竟这年头文官和武将可没有明确的划分。
陈曦这边虽说有明确划分职能的意思,但运行到元凤五年,版图进一步扩大,一人身兼数职的情况是不可避免的,于是总体上又变回曾经那种文武不分家,再加上开拓时期,各家也都恨不得一人当做两个人用,所以在教育的时候就按照古典儒家的模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