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笔趣-266 天人之秘看書

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
小說推薦我的人生可以無限模擬我的人生可以无限模拟
当叶凌波那句话说出来之后,院子里变得一片寂静。
顾阳心想,这下,肯定得打起来了吧。
他已经准备好了,随时将神兽化身放出来,万一她们打出真火,就及时制止,免得出现悲剧。
四个化身,正好一人一个。
正想着,他突然感觉到不对,苏凝嫣,长公主,裴倩兰三女转过头,一起用直勾勾地盯着他。
她们的眼神有些相似,带着一些幽怨与自伤。
苏凝嫣幽幽地说道,“她说的,是真的?”
长公主和裴倩兰没有问,因为她们当时就在现场,亲耳听到了两人结成道侣之事。
叶凌波的这句话,给她们带了致命爆击。
因为,这代表的是名份。
至今,顾阳都没有给过她们名份。
哪怕,只是个承诺。
她们连反击的底气都没有。
……
顾阳被她们看得头皮有些发麻,不明白她们怎么突然把矛头转向自己。
面对苏凝嫣的问话,他头脑飞快转动起来。
这种场面,该怎么应对?
他真的没经验啊。
思考了一秒钟,他点头道,“是真的。”
这是事实,总不能事后翻脸不认人吧。
空气中,彷佛出现了一瞬间的凝滞。
苏凝嫣什么也没说,转过身,拂袖而去。
顾阳没有挽留,就这样目送她离去。
然后,长公主也走了,走的时候,她同样什么也没说,只是握着长秋剑的手,指节有些发白。显示她的内心并不平静。
顾阳目送她离开,心里反而松了一口气。
这算是比较好的结果了吧。
叶凌波也走了,就像来时一样,走得毫无烟火气息。只是嘴角那抹笑容,透露出她的心情。
她本来是要回去闭关的,半路上,听到学生的议论,得知长公主和一个来历神秘的女人在文院门口争风吃醋,差点打了起来。被周副院长制止了。
她当即赶到周宗业的院子,干脆利落,一句话,就将在场三个女人绝杀。
……
院子里,只剩下顾阳和裴倩兰,气氛有些僵硬。
半年不见,他有心想要问一下苏青芷她们的近况,却见她眼泪扑簌簌而下,心中一软,走上前,将她揽入怀中。
裴倩兰哭得更委屈了。
“你好狠心,把我扔在那里,一个人跑了……”
“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
“你”
顾阳见她越说越不像话,叹息一声,“我以为,你能理解我。”
GRIMOIRE NIER EVISED EDITION
一句话,让裴倩兰的哭声顿止,有些手足无措地看着他,脸上还挂着泪珠。
他伸手擦去她脸上的泪水,说道,“我仇家遍天下,沉家,林家,天圣宗,还有他们背后的三圣门,赤明天……”
“强敌环伺,我根本无暇顾及儿女私情。若是将你们留在身边,只会害了你们。”
裴倩兰听到他的话,既羞且愧。
“我从未想过丢下你,只有你安全了,我才能安心修炼。”
“对不起,是我不好……”
……
若如此般循回
顾阳三言两语,就把裴倩兰稳住了。
当然,他说的确实是实话,这种时候,他根本没时间和心思谈情说爱。
偏偏招惹了一个又一个女人。
魅力太大,也是一种烦恼啊。
顾阳等她情绪稳定下来后,说道,“我们走吧。”
“去哪?”
“皇宫。”
“啊?”
……
外面的周宗业见里面打不起来,本想离开,还是忍不住多听了一耳朵。见顾阳连消带打,不但安抚住了裴倩兰,还让她主动认错道歉。
心中不由感慨,要是当年……
等听到最后,顾阳居然要带着她去皇宫,更是惊了个呆。
刚刚把太后给气走了。
转头就带着情人前往皇宫,这样,真的好吗?
…………
顾阳也知道时机不合适,但是,他没得选。
此时,沉运应该离神都不远了,这位活了一千多年的不漏境强者,可不是水月洞天里的元婴修士。
不漏境强者,没有任何短板。近战比他更强大,肉身比他更强横,法力比他更深厚……
唯一有点优势的地方,就是神霄六灭克制《太幽噬月功》了。
即便有四个神兽化身,他也不一定是沉运的对手。
退一步讲,就算他把握住机会,打赢了沉运,三圣门那位天人一出现,他就只能歇菜了。
如今,顾阳能去的,只有皇宫。
就算是文院,也保不住他。
问题是,他刚刚才把苏凝嫣给得罪了……
还是模拟一次先吧。
【二十二岁,你已经是法力二重天,斩杀法力三重天的沉舟,举世震惊。】
【你从水月洞天回来,历经一次修罗场。带着裴倩兰,前往皇宫。】
【苏凝嫣收留了你们,你们在皇宫潜修。】
【……】
【十三年后,星罗宗攻破神都,数位天人降临,将你活捉,带到一处洞天世界。】
【一年后,你耗尽本源而死,终年三十六岁。】
苏凝嫣果然够大气!
顾阳心中暗赞,也放下心来。
不多时,皇宫到了。
顾阳手中有一块苏凝嫣给的令牌,出示给守门的宫人后,不一会,内卫统领亲自出来迎接。
内卫统领将他们带到栖凤阁外。
……
栖凤阁内,苏凝嫣正在看一份奏折,神色凝重,这时,听到通传,说顾阳带着一个女子来了。
她放下手中的奏折,红唇间吐出一个字,“宣。”
不一会,顾阳一个人走了进来,将那个女人留在了大殿之外。
无须苏凝嫣下令,宫女和内侍自动地退了出去,只剩下他们两人。
她语气有些冰冷,“你还来做什么?”
顾阳说,“沉运来了。”
苏凝嫣听到这个名字,目光一凝。
沉运,沉家老祖,活了超过一千年的老怪物。经历了夏朝的灭亡,见证了秦朝的兴衰,还有大周的崛起。
一千年时间,三个朝代,依旧屹立不倒。
可想而知,这是多么可怕的人物。
法力境,是世间绝顶。
而不漏,已经是超脱于人世的存在。高高在上,超然物外。
像这样的人物,极少会干涉世间之事。
千年以来,一般只有家族门派生死存亡的关头,这种不漏境的老怪物才会现身。
上一次有不漏境强者出手,就是在皇宫内。
道门掌教文珏凭借一人之力,在皇宫那样的禁制之下,拖住宫中两位不漏境。
再往前追溯,就是十八年前,剿灭武家那一役。
当时,共有三位不漏境的老怪物出手,加上三位剑圣,才将武大给杀了。
那一战,打得日月无光,天地色变,死伤无数。
沉运的名声虽然不如武大那么显赫,却也绝不可小视,此人上一次出手,是在秦朝末年,围攻林家那位天人一役。
当时他已经是不漏境的巅峰,实力绝不会比道门掌教文珏稍弱。
顾阳紧接着说道,“沉运还不足为虑,关键是他背后的主子,很可能会亲自出手。”
“三圣门?”
苏凝嫣悚然一惊。
她执掌大权后,从皇室的一些隐秘资料中,看到了不少关于四大圣地的记载。比任何人都清楚,四大圣地的可怕之处。
特别是三圣门和赤明天。
历史上,夏帝之死,秦朝的建立与毁灭,都与四大圣地有着莫大的关系。
事实上,大周太祖当年能够崛起,也是得到了三圣门的扶持。
后来,太祖想要摆脱三圣门的控制,最终虽然成功了,却也落得身死的下场。
如今,赵家能够坐稳江山,有两个倚仗。
一是洛王。有这位天人在,四大圣地除非天人亲自出手,否则,无法动摇赵室的江山。
另外一个,就是皇宫的大阵。
皇宫的大阵已经开启过一次,死了一位不漏境。如今,宫中只剩下最后两位。
真的能挡住一位天人强者吗?
苏凝嫣并没有什么信心。
上次,道门掌教独自一人挡下两位不漏境的事情还历历在目。
换成天人,恐怕只需要一息时间,就能将他们所有人都杀光吧。
顾阳见她神色变幻,没有催促,静静地等待着她的决定。
苏凝嫣取出一块明黄色的令牌,抛了过去,说道,“将法力注入令牌中,就不会受到皇宫禁制的影响。”
顾阳一把接过,也不废话,注入法力,瞬间完成了祭炼。
顿时,他感觉到身上压力一轻,体内的法力完全恢复了过来。
有了这个,皇宫就成了他的主场,如果沉运敢进来,就能给对方一个巨大的惊喜。
“拿着这个。”
苏凝嫣又将一样东西送了过去。
顾阳接到手中,正是传国玉玺。也是皇宫这个大阵的中枢核心。
可以说,这是当今天下,最贵重的法宝。不仅是天命的象征,也是力量的象征。
苏凝嫣将这个给他,代表的是沉甸甸的信任。
顾阳珍而重之地这块传国玉玺收好。
苏凝嫣突然问道,“你想知道天人之秘吗?”
天人之秘?
顾阳心头一震,朝她看去。
“想的话,跟我来。”
苏凝嫣说完,转身向里面走去。
顾阳给大殿外的裴倩兰传音一句,跟着走了进去。
后面,是一个荒废了许久的园子,长着许多杂草,最中间处,是一口用石板封住的井。
苏凝嫣掀开井口上的石板,跳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