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病毒王座-第八百六十二章.兩派,六道展示

病毒王座
小說推薦病毒王座病毒王座
许仙?
道心种魔正法?
许仙是谁,许悠然当然知道。
曾经他还为祖上出过这样的传奇人物而骄傲。
现在他才发现,许仙绝对跟他没有任何亲属关系。
道心种魔正法,这个名字在地星也是响当当。
传说中乃是魔门至高秘典之一天魔策中的精华。
天魔策一分为二。
一是天魔决,相传一直由阴葵派传人掌握。
二是道心种魔正法,相传由魔相道传人掌握。
历朝历代以来,魔门中人一直以颠覆天下为己任。
Take your time
全職業大師養成系統 沒人愛的貓
其中也不乏盖世奇才,曾经的武后则天、名伶陈圆圆、乱世枭雄吴三桂,都是个中翘楚。
净念禅宗、慈航静斋,一向为天下正道魁首,以守护天下苍生为己任。
装甲联盟
无数年来,为了阻止魔门涂炭生灵、惑乱众生,前仆后继也涌现了很多仁人志士。
一白一黑,一正一邪,双方在世人看不见的角落,以天下为棋盘,用王朝兴衰做赌注,暗中操控着无数人的命运。
魔门一直试图推出他们的代言人,君临天下,为魔门正名、传道。
两大圣地则是一次次破坏魔门的阴谋,让儒、释、道三家正统教派可以渊源流传。
许悠然从未想过,许仙竟然是魔门一派,而且修炼了魔门至高秘典道心种魔正法。
更没想到法海和白素贞的关系,根本就不是传说中的敌人,而是青梅竹马的师兄妹。
只言片语之间,所见所闻,彻底颠覆了许悠然的世界观。
道心种魔正法传承数千年,可是能够学有所成的却寥寥无几。
原本只是天魔策残本推演出的功法,虽然威力强大,却问题极大。
修习者经常要面临失控的风险,轻者走火入魔、爆体而亡,重则魔种暴走,生灵涂炭。
如果按照白素贞所说,许仙一旦失控,很可能会出现所有被他根植魔种的人,全部精神错乱,疯魔一般肆意杀戮。
对这个世界来说,无异于一场灭世级的灾难。
如果许仙根植的魔种,全是普通人,杀伤力有限,那还好说。
其中要是混杂了实力强悍的高手,那可真的要世界大乱了。
绝对会带来不亚于暴食世界T病毒爆发的危害。
虽然这个世界与许悠然无关,可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这么多人莫名其妙的惨死。
面对悲痛欲绝的白素贞,还有愤怒不已的青黛,许悠然心中不由得升起恻隐之心,轻声叹道:“二位师妹,不必如此。现在白师妹嫁给了许仙,难道凭借白师妹的实力,还无法压制许仙?”
“哼!法海师兄,师姐嫁给许仙,只是为了近身镇压他的魔性,防止他的魔种失控。”青黛恨声道,“二人从未有过夫妻之实,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呃……这个……”许悠然又是一愣,“想要镇压许仙,何必非要嫁给他?我们一起出手将其拿下就是……”
这话纯粹是许悠然自己编的,因为他也不知道白素贞嫁给许仙的内幕。
哪怕是神话传说,也有很多不同版本。
当初他看到这个故事,也感慨于白素贞对许仙的爱情,毫无来由、莫名其妙。
如果说白素贞是为了报答许仙前世的救命之恩,否则因果未了无法成仙,许悠然自己都感觉很扯。
因果未了就无法成仙的话,这世上就根本不会有人飞升成仙。
在这世上走一遭,有意无意之间,总会受到别人许多帮助和恩惠,甚至是仇怨。
有些甚至自己都不知道,让当事人怎么去报恩?
有些人成仙之前,科举中考官高抬贵手,这才中了状元,从此平步青云。
对考官来说,这是分内之事,对当事人来说这就是成仙的契机,当是莫大恩惠。
因为当事人中了状元,抢占了别人的名额,断了别人的仙途,这就是仇怨。
此类事件,在人的一生之中,不知凡几。
如果人人成仙之前,都要去了断因果,怕是真的仙人也要忙死了。
如果说白素贞迷恋许仙的俊俏容颜,那也说不过去。
修炼千年,哪怕定力再差,也不至于被凡尘郎君迷了心智吧?
明明自己法力高强,却偏要装成良家女子,简直就是古装版的无敌流烂俗网络小说桥段。
如今白素贞和青黛找上门来,许悠然终于了解了传说的真相。
虽说还有疑惑,大体上却也说得通。
“法海师兄,当年你就一直力主直接出手。可是,我们有我们的难处。”青黛轻叹一声,“许仙借着开药铺的名义,很多人无钱买药,他还主动送药,为了就是根植他的魔种。”
“我们发现许仙乃是魔相道传人时,为时已晚,他的魔种已经遍布杭州城,甚至分散到整个江南。许仙道心失守,崩溃在即,师姐只能虚与委蛇。假借替他问诊的名义,送出解药,却也是杯水车薪。”
“虽然师姐凭借自己的柔情,试图感化许仙,奈何他魔根深种,此时即将再次崩溃。法海师兄,如果我们强行动手,不说是不是许仙的对手,却一定会激怒许仙,让他彻底爆发魔种……”
许悠然从青黛口中,将来龙去脉大致捋顺了一下,眉头不由得紧紧皱了起来,沉声道:“二位师妹,可有良策?”
青黛看了看白素贞,欲言又止,面露难色。
白素贞挥袖轻轻拭去脸颊的泪痕,目光坚定的看向许悠然,“我想请师兄助我一臂之力。”
“击杀许仙?”许悠然问道,“你自己做不到?”
“许仙其实早就可以晋级大乘期,飞升成仙,只是他一直在苦苦压制,希望能练成道心种魔正法。”白素贞无奈的摇摇头,“只要我们跟他动手,他就很有可能提前发动魔种,数十万,甚至更多人会死于非命。”
青黛接着说道:“何况许仙并不是一个人,他的帮手众多。魔门两派、六道,高手如云。一旦开战,我们绝不是对手。”
大乘期?
许悠然心中暗惊,都说许仙是个文弱书生,这是不是文弱的有些过分了?
不过只要他还没晋级大乘,总有办法能要了他的命。
只是看白素贞和青黛的意思,对击杀许仙好像顾虑极多。
“白师妹想要我怎么帮你?”许悠然看向白素贞,沉声问道。
“紫萝仙芝,师兄可曾听说?”白素贞反问道,“这种仙草应该可以调和许仙的魔性。”
“紫萝仙芝?莫非你说的是……”许悠然面上露出惊讶无比的神色,还带着一丝疑惑。
紫萝仙芝许悠然在神国系统中曾经了解过,木系天灾级天材地宝之一。
可是对这种天材地宝的了解,也仅限于此。
白素贞既然这样问,很显然法海应该知道才对,他只能含糊其辞应付一下。
“对!法海师兄,就是昆仑山绝顶的紫萝仙芝。”青黛急切的说道,“释厄的道场才有紫萝仙芝,没有师兄的帮助,我们姐妹二人恐怕难以得手。”
“释厄?”许悠然这次是真懵了,没听说过。
“南极座下弟子,实力极为强横,据说能以合体期修为逆伐大乘期仙人。”青黛及时给许悠然解了围,“他门下还有松鹤、谜鹿两大高手,全是合体期修为。”
合体期修士逆伐大乘期,这释厄有点猛啊,自己肯定不是对手。
许悠然听青黛描述了一下释厄的实力,心中暗惊。
想不到修炼者阵营也有能够越级挑战的强者,而且很有可能是自己的敌人。
不过宇宙这么大,他许悠然绝对不是最妖孽变态的那一个,这一点许悠然一直对自己都有很清醒的认知。
他其实并没有接受过很系统的战斗训练,直到现在觉醒者力量和修炼者力量还不平衡,更谈不上合二为一、融会贯通。
虽然在地星接受过教团的粗浅训练,不过教团得到的也是一些似是而非的传承,并不完善。
得到神国系统之后,他只是学习了一些神国系统中公布的大众功法。
据说强悍无比的秘法,他现在只掌握了一种并没什么实用价值的言出法随。
“释厄实力如此强横,我们几个……”许悠然看了看白素贞和青黛,又看了看库克洛洛。
白素贞距离大乘期只有一线之隔,全力出手恐怕随时都能引动天劫。
在她不能全力出手的情况下,哪怕加上阿丽塔,应该也不是释厄的对手。
“法海师兄无需担心,每年这个时节释厄真人应该都不在洞府。”青黛似乎看出了许悠然的顾虑,“我们可以趁他去昆仑仙宫面见师尊时,偷偷潜入,借几株紫萝仙芝……”
说到这里,青黛的脸色微微一红。
虽然她说的义正言辞,归根到底不过就是偷罢了。
“真正需要顾虑的就是松鹤、谜鹿二位,我们四人,分出三人缠住松鹤、谜鹿,剩下一人可以轻松盗取仙草。”白素贞比青黛坦荡的多,大大方方直言说盗取,“师兄,可愿助我?”
“释厄不在?我们倒是机会很大……”许悠然略一沉吟,又看了看库克洛洛,想要征求一下他的意见。
库克洛洛虽然半天没有说话,却一直在认真聆听。
他在各大星系之间闯荡,倒是也遇到过修炼者。
不过这些人张嘴闭嘴就是合体期强者,大能级修士,他只觉得脑瓜子嗡嗡的。
难怪鬼灭一直说试炼世界危险,他在这里一直参与这种高手的战斗,不危险才怪了。
医 吴千语
发现许悠然看向自己,库克洛洛硬着头皮摊了摊手,意思是自己无所谓,干就完了。
可随即发现,自己现在的身份是有道高僧,这个姿势实在有些违和,连忙双手合十,沉声道:“善哉、善哉……”
许悠然见库克洛洛没有异议,同样双手合十,称颂佛号,“阿弥陀佛……既然如此,我师兄弟二人就随师妹走这一遭。”
青黛闻言大喜,白素贞脸上也展露出笑容,“师兄,此去昆仑有些距离,不如我们现在就走?”
“二位师妹,请。”许悠然一派高僧风范,挥手想请。
四人向外行走间,许悠然疑惑的问道:“许仙有很多帮手在此?”
青黛脸色阴沉的点了点头,“阴葵派、花间派、邪极道、灭情道、补天道、天莲道、魔相道、真传道,两派,六道,都有高手在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