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小說 攤牌!頂流女王是大佬的協議嬌妻! 起點-第一百零二章 在一起拉低智商相伴

攤牌!頂流女王是大佬的協議嬌妻!
小說推薦攤牌!頂流女王是大佬的協議嬌妻!摊牌!顶流女王是大佬的协议娇妻!
乔父此话一出,引得一旁的路人纷纷侧目。
“乔霜语,燕燕虽然之前确实对你做过一些错事,但她已经知错就改,你何必揪着不放,昨天甚至还要置她于死地!”
乔镇远好不容易睁开了被束缚的手,他手指直指乔霜语,气得脸都歪了,“你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
乔镇远气的胸口起伏的厉害,胡子都歪了些。
他就乔燕燕这么一个女儿,昨日好在有人及时发现了燕燕,不然今天她就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而这一切,都是面前这女人害的!
她仗着有秦鹤轩撑腰,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他们乔家的底线,真是士可忍,孰不可忍!
“乔总,造谣是犯法的。”看他吹胡子瞪脸的,乔霜语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话,声音淡然,说的不痛不痒。
这没证据,就可以上来倒打一耙。现在的人都这么自以为是了吗?
“无论你信不信,昨晚你女儿落水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乔霜语淡淡的睨了他一眼,“要是实在咽不下这口气,你就去报警。”
“我等着警察来抓我。”
说完之后,乔霜语直接离开。
刚才的好心情又被他搅散了。
【老公,我在酒店的车库等你】经过刚才那一遭,乔霜语再也没心情去看什么海了,给秦鹤轩发了短信后抬脚就走。
“乔霜语!”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在乔霜语踏入地下车库,寻找着秦鹤轩那辆车时,周诚如突然窜到了她跟前。
乔霜语眉头微蹙,直接往后退了两步,和他保持着三米的距离。
锦堂春
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些人扎堆的出现在她面前。
“乔霜语,你不要再装了,我已经全部知道了。”见她如此明显的远离自己,周诚如不气不恼,嘴边挂着得意的笑。
“?”乔霜语有些迷惑。
“我知道你一直都很喜欢我,之所以和秦鹤轩结婚,也仅是想要引起我的注意。”周诚如语气肯定,眼神里是满满的骄傲,“我已经知道全部的真相了,你也不要再逞强了。”
“?”乔霜语唇瓣微抿,不理解他说的是什么话。
这每个字她都听得懂,可怎么组合在一起后,就听不懂了啊?
“你特意整容成乔霜琪的样子,不就是为了勾引我吗?”看她一言不发,周诚如知道她的心事被戳穿,心虚的不敢说话了,立即掏出乔霜琪的照片。
“我就知道天下没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你们俩人不仅长得如此相似,就连名字也只有一字之差。”周诚如得意的哼哼,“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故意引起我注意的小把戏!”
“病的不清。”
乔霜语沉默了许久,最后缓缓吐出几字。
她原本以为他会推理出她和乔霜琪是亲姐妹,然后直言她出现的真正目的。
可没想到,她高估了他的智商。
她还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姐姐会喜欢这种又蠢又傻的男人?
“你走什么?被我拆穿了心事,心虚了吧?”见她冷冰冰的绕过自己,周诚如不服气的跟上前,“我可不吃欲擒故纵这一套!”
“哦。”乔霜语看到秦鹤轩那辆车后,便迅速上车,将门关上,发动车子,一气呵成。
她不想和这群傻子待一起。
会拉低她智商。
“乔霜语,下车!你给我下车!我话还没有说完呢!”见她驶出车位要离开时,周诚如拉着车门,拍打着窗户,有些恼怒的提醒道,“你别玩的太过火了!”
这女人真是给点儿阳光就灿烂!
没看到他生气了吗?
乔霜语目视前方,屏蔽了旁的噪音,她一踩油门,车子的速度猛的提升,抓着车门的周诚如吃力的奔跑跟着,可不到半分钟,他便被甩到了身后。
【老公,你在哪呢?】乔霜语和秦鹤轩分享了定位,之后在酒店大门口接上秦鹤轩,一起回家。
黄昏上去,夜晚降临,午后的燥热被凉风吹散,窗户旁的风铃叮当响。
“老公。”乔霜语推开了书房的门。
秦鹤轩垂着眸,鼻尖上搭着的金丝眼镜框倒映着面前屏幕上的画面,他嗯了声,算是同意让她进来了。
“老公,你累不累啊,要不要先休息会?”乔霜语将冲好的咖啡放到桌上,虽然嘴上说着体贴的话,可却十分直接的坐到了他腿上。
“你屏幕都盯了七八个小时了,眼睛酸不酸,我给你揉揉?”他声音轻柔,夹杂着丝丝的媚。
乔霜语欣长的手指在把玩着他脖颈上的领带,她带来的不仅是醇厚的咖啡,还有那若有若无的香。
秦鹤轩面不改色的将写错的一段编码删除,低头看了眼怀中的人,“说吧,你要什么?”
也就在这种时候,她会这么的殷勤主动了。
“老公,你说的这是什么话。”见他终于停下工作,乔霜语圈住他脖颈的手紧了些,似是有些不满他的说法。
“我这不是担心你工作太累,特意过来温暖温暖你嘛。”她嘟了嘟唇。
乔霜语的唇是天生的粉,就算没有涂上好看的口红,也十分的娇嫩。
“嗯。”秦鹤轩盯着她的唇,眸色渐深。
“眼睛酸不酸,我给你揉揉?”乔霜语坐直了起来,甚至比他更高些,她说着,就拿开他鼻尖上的眼镜,可是并不是手挨上他的眼,而是唇。
“嗯。”秦鹤轩喉结滚动,他没有闭眼,就这么直直的盯着。
“老公,听说第一绣师要来我们这展览了。”在唇要碰到眼时,乔霜语轻声说道。
周乔二家都在争取,她又怎么可能让他们得逞?
“好。”他收紧了些她的腰,让俩人贴的更近一些。
“我正好带了份关于展览的策划,你看看。”见他同意,乔霜语立即将要摘下的眼镜重新给他戴了回去,她手掌搭在他的肩膀上,将他推开了些,而后像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了策划案。
“……”暧昧的气氛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你写的?”秦鹤轩平复了下心情,喝水润了润喉,粗略的看了眼策划案。
“那当然。”挨在他身边的乔霜语眉眼弯弯。
“可以。”他将策划案重新盖上。
他还是第一次见她写的策划案,瞬间明白她的意思。
“我可以答应你拿下这次展览,但相对应的,你得陪我去参加二叔的生日宴会。” 秦鹤轩一句话将展览会的事定下来,但他也提出了交换条件。
“好。”乔霜语爽快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