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笔趣-第二百零二章 引怪小能手展示

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
小說推薦這個魔門混不下去了这个魔门混不下去了
夏青阳把脑经动到了那些东岳帝宫外盘踞的恶灵们身上,开始琢磨‘引怪’的方法了。
他将自己所学所会的都检查了一遍……结果排除了太清、玉清、上清三门仙法中的诸多妙法,最终选择了从他‘正经祖师’那学来的神烟术……或者说是被他改版再改版以后的血煞神禁!
只是就现在来说,他那血煞面具中储存的血煞神烟还太少了,恐怕不何用……正好现在环境合适,他也已经到了真仙境界,可以将之重练一番了。
这门神通,或许可以在此大放异彩呢!
“等我片刻,我要重练一门神通。”夏青阳戴着血煞面具脸上浮现一抹诡异的光彩。
当然,这在地府中人看来可是十分应景的。
众位巫族老哥很是淡定地点点头,在众截教星君的关照下,他们此时的状态还不错。
当年就是这些家伙随着后土娘娘杀入血海开辟地府的,如今虽然后土娘娘化身平心娘娘出不得六道轮回,可对面旳冥河老祖也早就失踪了!
这些阿修罗族真以为凭借血海内这数万年来驯养的血兽就能够压服地府阴司的巫族了?
一众巫们忽然间抖擞起了精神,一个个或是三头六臂或是法天象地又或者是身体异化……总之,巫族的肉身神通可以将他们折腾得看起来非常奇怪。
夏青阳大为赞叹,却忽然觉得自己身边有些拥挤……
转头一看,只见十殿阎君都挤在了城头,一脸兴致勃勃地对着那些巫族的肉身异化神通拿着纸笔写写画画,一副疯狂科学家的样子……
夏青阳:“……”
一排黑线出现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忽然间想起了他那位拥有三头六臂神通的徒弟……原来这是学巫族的啊……不,再想想哪吒的莲花法身……
夏青阳觉得自己先前对太乙真人的印象太片面了,绝不能因为他也曾被削掉了顶上三花而就产生轻视之意。
这绝对是洪荒第一流的人体改造专家,堪称洪荒大蛇丸!
就是人大蛇丸喜欢改自己的,而他喜欢改徒弟的……但这份科研的精神是一样的,
值得提倡的。
“总觉得,你的眼神有些不对劲。”十殿阎君有些敏感地说了一句,他们仿佛感受到了一些冒犯,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
若非有着如此敏感的一颗心,当初也不会在还什么都没有发生呢,就直接弄死了截教的三代弟子石矶,形成了封神第一场杀劫。
夏青阳连忙转头,准备开始自己的操作……
十殿阎君则是目光幽幽地看着夏青阳的背影,敏感的他总觉得心里有些不是那么稳妥……
夏青阳则是没功夫去理会这十殿阎君继承自太乙真人的毛病了,他随着众巫冲下了城头,尝试引动这些血兽死亡后留下的满地污血……
这都是血海之血,乃是天下最为污秽之物。
可这,也可以被当成是天下最初之血!
哪怕是这些血兽溃散之后的残留,夏青阳都能够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污浊力量是那么的强大。
你 是 我 最深 愛 的 女人
这种污浊的力量……哪怕只是普通的血水,感觉单论污浊已经只是稍逊于他好不容易炼制成的血煞神爪了。
难以想象在这血海中生存的阿修罗族又是什么样的生灵,而这曾经的血海之主又会拥有何等恐怖的神通。
好在此时以他超品的血掌,还是能够将这些污血控制起来的。
仙力展开,超品血掌全力发挥,然后他施展出了那被上清仙法强化了不知道多少次的血煞真火将这些污血全部点燃……
下一刻,这些污血便换成了一片浓郁的血雾,遮盖了一方战场。
他这是直接在战场上简单炼制了这些污血,然后再以血煞面具将这些血雾给收纳了进去。
他感受到了血煞面具的一阵动摇……
好家伙,这血雾的腐蚀性之强,甚至连他专门用来收藏寻常血雾的血煞面具都要撑不住了。
他不敢再继续操作,反正这些血雾对于他来说只是用来困敌、惑敌,并非是真的要以之杀敌。
这时候他高亮不久的【雾】发挥了作用……毕竟血雾也是雾嘛,这份加持的感悟令他很快就强化了对血雾的掌控力,勉强算是稳住了血煞面具的状态。
而后他自身已经急速遁走,往东岳帝宫那边而去。
迪巴拉爵士 小说
地府之中并非是一般意义上的开阔空间。
原本的血海之中是层层叠叠有无数空间交叠在一起,也就是这样才能够开辟出冥界与十八层地狱这样的空间结构来。
东岳帝宫联系这阳间,是冥界各重空间的最上层,也是把守冥关的最先头。
理论上在东岳帝宫那里筛过一遍并被拔处顽固执念的亡魂才会进入酆都鬼城。
这些亡魂会经受判官审判,无辜又有留恋者可暂时停留酆都接受阳间供奉,而罪者与无牵挂者则是被送到下层空间中。
这下层空间并列的就是十八层地狱与六道轮回。
酆都的位置就十分重要了等于是同时把守着十八层地狱与六道轮回的入口……毕竟这里本就是后土部巫族为了在冥界就近侍奉平心娘娘而建造的城市。
夏青阳如今真仙修为已经能够突破这些空间的屏障了。
他向上方一个冲刺,就在酆都上空破开一道空间屏障进入了东岳帝宫外围。
他没有直接传送到自家化身的身边,就是想要直接对这里的亡魂们动手了!
看着这些被雷部众位师兄劈得习惯性抖动的亡魂,他是真心觉得它们好惨。
而更惨的事情又来了……
他毫无保留地施放了自己的生灵之气……
下一刻,便引起了此处大片大片亡魂的注意, 他们都循着生灵之气而来。
可是迎接它们的,便是一团浓郁得可怕的血雾!
血雾之中,能够遮蔽一切神念,自然也让这些鬼物难辨东西。
它们开始骚动起来,因为血雾中那若有若无的阳煞令它们感觉非常不好。
这是夏青阳的又一番感悟了……谁说‘阳’就不能是‘阳煞’了?
他体内的太阳仙力同样能够融入这血雾中,使得这被血雾笼罩的鬼物们躁动不堪。
冰箱是个传送门
于是,它们开始奔跑了起来。
在血雾中,在夏青阳的引导下,按照他说期望的方式奔跑了起来……
感谢上清仙法以及诸位截教师兄分享的阵法心得,此时这血煞神禁正完美地控制着其中众恶鬼的奔行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