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後宮令儀傳討論-意外(上)熱推

後宮令儀傳
小說推薦後宮令儀傳后宫令仪传
你回宫后,正悠悠哉哉地想喝碗酥酪,就见小宫女铃欢匆匆忙忙地走进来,神色惊惧。
“怎么了?吓成这样。”你放下碗,问道。
“小主,慧昭媛娘娘身边的茹音姑姑来了,正在外头等您呢,谁是有事。”
“嗯?”你有些疑惑:“这会子来做什么。”你很快站起身,扶着铃欢的手往前头去。
梅雨情歌 小說
“懿婕妤小主。”茹音朝你行了一礼,随后道:“小主,请您跟奴婢走一趟。太后娘娘与诸位娘娘都在等您呢。”
“什么事?”你更加不解。
“小主随奴婢来便是了,不好叫各位娘娘久等的。”
见问不出话来,你只好点点头,跟在茹音身后。
御花园。
“娘娘,奴婢把懿婕妤小主请来了。”茹音朝着众人一欠身,便回到了慧昭媛身后。
你摸不准什么事,见着众人神情多是疑惑不解面面相觑,唯有雪莹担忧地看着你。
“嫔妾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神色晦暗,轻轻点点头。
“坐罢。”
见人都齐了,太后身边的姑姑上前一步,对着众人道:“诸位小主一定想,此刻将你们召集起来是有什么事?诸位不妨看看,缺了谁。”
众人四下环顾,却是陈贵人出了声:“福嫔似乎不在此处。”
“正是,福嫔小主险些动了胎气,此刻太医正在为小主诊治。”
“这是怎么了?”锦贵人惊呼出声,看了眼四周,忙用帕子捂上嘴。
“说来也奇怪,福嫔的胎一向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动了胎气呢。”众人议论纷纷。
“哀家也想知道。”太后威严的声音响起,嫔妃们赶忙安静下来。
“哀家也想知道究竟为何,为福嫔诊脉的太医就在此处,不妨问问他。”
太医走上来,你眼尖地认出了这位是当日去看望福嫔时,给她诊脉的太医。
“给太后娘娘、各位小主请安。”太医弓着身子跪在地上,几乎头要贴到地上。
“起来罢。说说福嫔的胎到底如何。”
“是,太后娘娘。福嫔胎气本来甚稳,只是小主送回宫中时昏迷不醒,腹部与头部都有受过碰撞的迹象,故而导致胎气不稳。好在太医院一众太医共同救治,暂时应当是无碍了,只是还需要好生将养着,不能再受冲撞了。”
“嗯,退下吧。”太后微微点点头,示意太医可以走了。
随后太后娘娘看向你们:“都听到了。抚琴,上来。”
一个宫女打扮的女子走了上来:“奴婢给太后娘娘、给各位小主请安。奴婢是福嫔身边的贴身宫女。”
怪不得听着如此耳熟,抚琴,福嫔似乎还有个宫女叫抚棋。
她接着道:“我们小主心血来潮想去看桃花,还不许宫人陪着,奴婢实在担心,便远远跟着小主。”
“谁知道桃林实在太过繁茂,奴婢回个头的功夫,小主便不见了。奴婢便发急地四处寻找,后来便在桃林边上找到了小主。”
说到这,她神情激动:“奴婢看到小主时,小主倒在地上。奴婢吓了一跳,赶忙找人把小主送回宫中。”
桃林,你微微一怔,自己似乎没看到福嫔,难道是因为你们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越想越觉得隐隐不安,恐怕此事没那么简单。
“福嫔方才醒了,道是有人推了她,只是她倒地时正好磕到了石头,所以晕了过去,并没有看到凶手。”
“好了,现在来龙去脉,你们已经都知道了。当时御花园中,也就我们这些人。”
太后凌厉的眼神扫过你们每一个人:“都说说自己干了些什么。”
静妃刚想起身,便被太后拦下。
“你一直在此处没有走动过,自然没有嫌疑。”
是了,静妃虽然身子好些了,但太医说了,还是要减少活动,故而没有离开过座位。
慧昭媛慢慢上前,犹豫了一下:“嫔妾一直和锦贵人在一起。后来碰见了陈贵人,就一起聊聊天说了会儿话。再后来,便被告知太后娘娘您找我们,便赶回来了。”
影子皇妃
太后点点头,看不出喜怒。
你正思量着要如何说,就见雪莹上前:“嫔妾一直和懿婕妤在一处。”
你一愣,在你去桃林之前,你们倒是的确在一起。可后来你说要去看桃花,便各自分开了。雪莹这是在替你遮掩?
来不及想太多,你上前:“嫔妾与盈婕妤一直在一处。”
杨嫔似笑非笑地摸了摸头上的发饰:“懿婕妤与盈婕妤都说两人一直在一处,可嫔妾中途远远见到过一次盈婕妤。当时盈婕妤是孤身一人。懿婕妤去哪了呢?”
“懿婕妤不过是有事离开了会儿罢了,小半个时辰她就回来此处,与太后娘娘说身体不适先行回宫了。”雪莹连忙替你解释。
“小半个时辰也是时间呢。谁知道懿婕妤去干什么了。”杨嫔斜眼看着你。
锦贵人说的话与方才慧昭媛一样,陈贵人亦如此说。
“这么说来,懿婕妤中途离开过一会儿,没有人看到懿婕妤做了什么。盈婕妤也有一段时间是孤身一人。”慧昭媛沉思着,提出了结论。
杨嫔适时开口:“嫔妾见着盈婕妤的时候,她在赏梨花,桃花与梨花一个在东边一个在西边。就是立马赶过去,也要费不少时间。况且嫔妾当时看盈婕妤逗留了许久。”
“杨嫔倒是看的仔细,看了我这么久,竟也没上来打个招呼。”雪莹皱着眉,对她这种行径表示不满。
“这不是嫔妾想着不要打扰盈婕妤赏花嘛。更何况,嫔妾也算是给你做了人证了。盈婕妤不得谢谢嫔妾?”说完,杨嫔朝着你看了一眼。
“懿婕妤姐姐好生问问,说不定也有人看到你在赏花呢。”
问了一圈,无论是嫔妾还是宫人,都道是并没有看到过你。你也不慌,慢慢思索着,要不要把遇到皇上的事情说出来。可是你总不能把皇上找来做证人罢?
打消了这个念头,场面一时有些焦灼。
“懿婕妤,可有什么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