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存活錄-“我”的末日分享

存活錄
小說推薦存活錄存活录
“真没意思。一大早爬起来就为看这么个屁大点的地方?
才七点啊,不敢相信!已经转悠两小时了。有什么好视察的?这破地方穷的一目了然,想恭维几句都找不到由头!
什么气象观测站,不就是个圆形小楼,外面摆几个太阳能电池板,再加根长长的天文望远镜吗?
那破玩意儿咋看咋像放大的筷子,真他喵难看。得,牢骚到此为止,不说废话。老吴的方案记录如下:
一、天文光学望远镜:我占四成、老吴身后的势力占四成、老吴半成、剩下的半成采买设备。
二、农林自动观测仪:我六层、老吴三层。这玩意儿不值钱,怎么分随意咯。
三、气象检测仪…
暂时先这么定了,以后等气象站大修时再细分。那才是大头。
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只要记下来,事后不怕他们不认账…又怎么了?
转悠到现在我连口水都没喝,刚坐下这又要干嘛?小张到底是年轻,一点都沉不住气。你看不出来我在冒汗吗?是不是对她太纵容了?哎,可怜我天生的劳碌命啊!”
字迹潦草,似乎工作中的随笔,干巴巴的有些无趣。而且接下来的字迹竟然得寸进尺,越发飞扬起来。
“该死的!那些人是疯了吗?怎么可以抱着人就啃?难道是西方神话小说里的狼人?否则又要怎么解释他们的神力?
他们的身体正在急速的腐朽败坏。如果我拿根铁棍,应该很容易就能将他们打为两截的吧?真奇怪,我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念头?
老吴算彻底废了吧?被咬的都抽抽了,估计是凶多吉少。他要是挂了,貌似交易就不得不停止了?那不孝子该怎么办?他才19岁,还是个孩子啊。该死,该死,该死……
这个时候我在想什么啊?那我又该怎么办?身边满打满算也就几个人,这几个歪瓜裂枣又能顶什么用?
打电话报黑衣又全是忙音。安保部门都在干嘛?该死,亏我还是国公司的员工呢!算了,外力指望不上,如今只能自救了。
气象站的大门是锁上了,可二楼的窗户怎么办?万一那些疯子爬上来,后果不堪设想啊。不行,不能等了。”
匆匆写下几笔,文字便另起了一行。杨小海仿佛看到壮硕的李觉民满头大汗,好不容易逃离了包围圈,转而和剩余的人们被堵在了小小的气象站内。只是他有点想不通,按理说那时候应该很慌乱才是,为什么李觉民还有闲心写字?
笔记本总被带着的理由倒好理解。想到这里,杨小海向后翻了翻,果然在本子最后几页密密麻麻写满了数字。杨小海对过了期的破事毫不关心,只将注意力放在了更加潦草的字迹上。
“果然不出所料。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怕什么就来什么是吧?墨菲定律?好像是这么叫的。
二楼已经被那些怪物攻陷。又挂了好几个,能用的好像只有观测站的一个工作人员了。
这小子为什么长了副漂亮的嘴脸?不知道我最讨厌油头粉面的家伙吗?
但是除了他,我难道要指望什么忙都帮不上的小张吗?
该死的!原来老经理早就预料到了今天。他为什么不给我透一点点口风?该死的,那个本地工作的小混混在向小张说些什么?什么我们不幸中的万幸,现在还算是早上。‘低气温很利于热气球的稳定’?
这他喵的关我屁事!
哦,热气球的操作?谁要学这些垃圾?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打情骂俏?
牙之旅商人
不对,他们想扔下我独自逃跑!看你们眉来眼去的贱样!我李觉民是什么人,你们瞒不了我!
喵的,小张是我的。谁也不能打她的主意,除我以外,谁都不行。我忍,先把热气球的操作方法记下来,然后…
1、起飞前穿好纯棉衣物
2、点火时做好心理准备
3、飞行时勿碰相关设备
4、降落时面向前方扶稳。
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
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灌满氢气点火升空。
喵的小白脸,你的眼睛在看哪里?小张很有味儿是吧?我相中的,肯定不会错。当我是空气吗?这么明目张胆、直勾勾的盯着不放。
你死定了,我代表公司宣判你死刑!至于小张,你要再这么不识好歹,就和绣花枕头一起死吧!都去死吧!”
字迹非常潦草,可以看出那时的李觉民有多么的恐惧和愤怒。杨小海鄙视李觉民人品的同时又有些同情小张。
“他该不会把两人杀了,自己坐上了热气球吧?”杨小海十分确定,在自家楼顶只看到了一个怪物。想想李觉民那自私腹黑的性格,小张的命运似乎不言而喻。
有些意外,翻过一页,字迹居然又回到了飘逸的路数上。不管什么原因,至少杨小海不用再眯着眼睛猜字谜了。
“该死,该死,该死!张X雅,贱人!谁说我杀了别人就一定要杀你?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谁还会顾及那么多?
篮子可以装下三个人,为什么就不相信我?知不知道,老婆在和我闹离婚?不惜手段,拼命往上爬还不是为了家人?
刚想好好对你,贱人居然要和那个陌生男人私奔?还敢咬我?既然你辜负在先,那就别怪我绝情!
把你们推下去绝不是我的错,而是你们逼的。对,就是你们逼我的!”
工整的字迹却显出了一个人精神世界的崩塌。生死存亡边缘,巨大压力已经使李觉民的思维出了问题。
盘龙 我吃西红柿
“好痒!被贱人咬的手臂为什么这么痒?
不管它了。必须佩服自己一下,原来我还有驾驶热气球的天赋。别看从没玩过,现在不也飞的好好的?”
记录到此出现了空白。杨小海连忙向后翻。好几页后方才又找到了字迹。只不过那字写的大且歪曲,很多时候短短一段话便占据了一整张纸。杨小海几乎是靠猜的才勉强看懂。
“手臂已经麻木。或许是张X雅被感染,所以才了咬我吧?
这么说,我错怪她了?
呵呵,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我肯定也被感染了吧?我会变成那些怪物吗?
事情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好懊恼的?我这辈子,几乎没做过什么大事。也许将母子俩送出国是我唯一正确的选择吧。
我终于明白老经理话里的意思了。战争,只能只是战争,而且还是恐怖的生化战!
起初人们还都好好的。随着视察的深入,人群就不一样了。
我记得不知从哪冒出来个穿工作服的家伙。谁也不理,走起路来歪歪扭扭。
起初还以为那家伙喝多了,宿醉没醒。眼见那家伙狂性大发,扑倒身边的倒霉蛋大啃大咬,那时候我都没怎么慌。
有人说他得了狂犬病,还有几个家伙试图控制他。呵呵,结果怎么样?无一例外,全被咬了吧?
其实我早就觉得不对劲了,只是我不说。
当被咬的家伙们重新站起时,我早就在楼里关门指挥了。
试想,我若是留在原地负责救人,恐怕这些文字就不会留下了吧?
好可怕,那些被咬的人从正常情况转变为充满攻击性的怪物,竟然一个小时都不到。
这是什么病?传播速度如此之快,还如此的霸道?我甚至远远地闻到了难闻的气味儿。
如果没猜错的话,那该是尸臭吧?
但是个把小时前,他们还是完完全全的正常人啊!
头好晕,视线也模糊了。这是飘到哪了?怎么地上的人都在跑?为什么楼房在冒烟?
那些家伙又是怎么回事,他们为什么站楼顶上向我招手?白痴,你们以为我可以将热气球停下,然后去解救你们吗?知不知道,我已经身不由己,完全控制不了这玩意了?
哈!那些疯狂的家伙已经蔓延到这儿了吗?哈哈,无所谓,什么都无所谓了……
大家一起死吧!活了四十九年,该见识的东西早都见识过了,不亏!只是为什么想起了儿时求学的时光呢?
呵呵,虽然自己也知道,我不是个好人,但好歹被国公司培养教育了那么多年。如果没有昏天黑地的拼搏与努力,只会开车的我也不可能有今时今日的地位吧?好歹我是华夏国公司的正式员工啊!
罢、罢、罢,就当是赎罪吧,我将所见所思简单的记录下来,期望能对后人有所帮助。而我自己,听天由命吧!与其从这么高的地方跳下去,不如将选择的权利交还上天。
身体里那种悸动是什么,为什么我感觉好舒服。懒懒的,连眼皮都不想动了。不管了,什么都不管了。我好累,就这样吧……
李觉民绝笔于空中”
字迹到这里终于断掉。
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杨小海感受到了李觉民的点点悔意。
但这又怎样呢?抖了抖笔记本,再从头到尾粗略扫了扫;除了最后那晦涩难懂的一串串数字外,再也没有什么发现。
随着一阵难掩的倦意迅猛袭来,杨小海缓缓的合上了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