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回到2002當醫生討論-1458 觀察就行鑒賞

回到2002當醫生
小說推薦回到2002當醫生回到2002当医生
“周教授!”柴总急匆匆的跑过来,人还没到,声音就已经传来。
周从文皱了皱眉。
真特么的,一大早找自己肯定是有急诊。不是有值班的教授么,找自己干嘛。
周从文对急诊有一种特殊的厌恶,光是听柴总的声音就觉得浑身难受。不过虽然心里腹诽,但还是习惯性的紧张起来,准备“战斗”。
“您来的真早。”柴总跑到门口,见王雪腾在周从文的办公室里,他没进来,先寒暄了一句。
“怎么了?”周从文沉声问道。
“有个急诊患者,考虑是纵膈气肿…”柴总完,又看了一眼王雪腾。
拜金都市
周从文站起来,叹了口气。
“一边走一边吧。”周从文道。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和柴总的,还是和王雪腾的。
周从文迈大步走出办公室,王雪腾无可奈何的跟在后面,听柴总汇报情况。
“患者的血氧饱和度86%,脖子都粗了,孙教授有点犹豫,不知道该不该上手术。麻醉那关就很难,
张主任还没来,您帮着掌一眼。“
“看看吧。”周从文不像是刚刚那么有精神。
王雪腾能感觉到周从文身上那股子气儿都随着急诊到来发生一些改变。
看来这位禁欲系的医生也有自己的弱点,但这个弱点自己用不上啊,王雪腾微微苦恼。
只有急诊才能击败周从文,这个念头让王雪腾哑然失笑。
来到抢救室,一股子熟悉的焦躁味道传入周从文的口鼻之间。
急诊,唉,周从文叹了口气。
不过他的注意力瞬间被患者吸引去。
患者身高180m左右,看着偏瘦,有黑眼圈,周从文第一时间观察确定应该不是马凡综合征。
类似的情况第一个要排除的是马凡综合征,这病又有一个谐音梗叫麻烦综合症。
的确很麻烦。
“周教授,您帮掌一眼。”三线的孙教授见周从文进来,马上弓腰道。
周从文从他手里接过听诊器,看了一眼心电监护。
心电监护上显示心率为每分钟88次,血压为123/65毫米汞柱,,呼吸频率为23次/分,鼻导管吸氧的血氧饱和度为96%。
“吸氧后患者的血氧饱和度好多了。”孙教授道,“不知道该不该上手术。”
“稍等。”周从文见生命体征平稳,开始查体。
患者胸部上部至下颌角有轻微但明显的皮下气肿。
颈部静脉没有扩张,气管处于中心位置;敲击声是共振的,胸部听诊清晰。没有额外的心音。腹部柔软无压痛,肠鸣音正常。
胸片提示纵隔气肿、颈部皮下气肿。
“在急诊时候开了胸片,还有一个血常规,患者的白细胞都高了。”孙教授拿着急诊的报告单递给周从文。
周从文看了一眼,白细胞15.2。
他扫了一眼站在患者身边的一个女生,女生衣着…简单,只穿了一个小吊带,一只腿穿着黑色丝袜,另外一个黑色丝袜被撕开。
女生外面披了一件羊绒外衣,黑色丝袜加上雪白的皮肤若隐若现。
“怎么出的事儿?”周从文看着女生问道。
“我俩…我俩那啥的时候,他忽然脸涨的通红,然后就不行了。“女生含含糊糊的道。
周从文很少见的上下打量了一下女生,时间极短,要是不熟悉他的人根本发现不了这个动作。
王雪腾站在外面,全部注意力都放在周从文的身上。
她惊讶的发现禁欲系的周从文竟然对患者家属的这幅狼狈的样子感兴趣,顿时有些疑惑。
仔细看了两眼那个女生,王雪腾心里更是想不懂。
难道周从文周教授天生喜欢这口?
周从文随后拿着听诊器听诊,18秒后把听诊器交给孙教授,“不用手术,吸氧保守治疗就行。“
着,周从文给孙教授使了一个眼色,转身就走。
王雪腾更是诧异,她明显觉得周从文很不对劲。
孙教授会意,和那个衣着不整的女生交代了两句,让柴总处理患者,自己则跟着周从文去了医生办公室
“孙教授,没什么事儿,观察就行,不用上手术。”周从文进屋后直接道。
孙教授的表情顿时放松了很多。
过了足足2秒,孙教授才问道,“周教授,怎么回事?”
“啪啪的时候可能因为憋气出现纵膈气肿,但一般见于同性之間。異性麼,出现这种情况一般都是身高体瘦的,就像是高中男生愿意得自发性气胸一样。”
一句话,把王雪腾和孙教授都弄愣了。怎么周从文像是在开车呢?
“周教授,您什么?我怎么没听懂呢。”孫教授疑惑的问道。
“嗯?我的很清楚了,哪句话没听懂?”周从文反问道。
“同性和异性之间还有区别么…”孙教授问完这句话,觉得自己都变得不好了起来。
这特么的!
“国内比较少见,最起码现在比较少见。”周从文道,“根据国外的论文资料阐述,啪啪的过程中出现纵膈气肿基本都是同性。异性的报导只有几例,和患者的自身情况有着相当大的关系。“
孙教授和王雪腾默默的看着周从文。
“respiratory,sheffield teahing hospitals nhs foundation trust,sheffield,uk.”周从文道,“有一篇报导里阐述了类似的情况,加上患者的样子,我考虑不需要特殊治疗。吸氧,观察,要是维持不住血氧饱和度再急诊上台。“
恋爱1_4
孙教授第一时间道,“好的周教授,我和柴老总一声,让他盯好。“
周从文抬手盘了盘小平头,微微一笑。
“周教授,观察就行?”孙教授有些不放心,又问了一句。
“嗯,观察就行。”
“因为啪啪的过程中长时间憋气,导致压力增高,加上患者因为身体瘦长加上可能有哮喘病史,所以出现纵隔气肿。
解除了病因,也就是现在不是处于啪啪的状态,不会继续加重,很快能吸收的。”
“瘦高还有这个毛病。”孙教授想了想,脸上泛起古怪的笑容,“周教授,您的那篇文章里提到的患者都是同性才有?您研究过么,到底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