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玄幻小說 刁民陳二狗 起點-第七百八十三章 混戰閲讀

刁民陳二狗
小說推薦刁民陳二狗刁民陈二狗
做梦也没想到,秦乌两家的合击竟然会来得如此之快。
面上震然变色的庄纪元等三大长老,立刻纷纷遁空一闪。
眨眼间就出现在了,秦毅楼和乌竭诚身后。
风起掌落,瞬间便分别朝二人后脑勺砸了下去。
与此同时的六名庄家童男童女,也分别分散朝四周散去。
但秦乌两家的高手,又岂会让他们赶往庄外支援?
所有眨眼之间,四周便已然是光影挥闪,剑雨飘零。
不过瞬息之间的功夫,周围便仿佛是引爆了无数的定时炸弹一般。
各种残石乱舞,炸声震耳,所有假山草木,也瞬间夷为平地。
漆黑的夜晚,也被各种光芒照耀得五彩斑斓,宛如白昼。
不过好在大家都不想毁掉方家瑰宝,所以都故意避开了阁楼位置。
而立刻便感觉到了身后凌厉攻势的陈二狗,面色也瞬间阴沉到了极点。
他更是打死都不敢相信,作为自己最亲密,最信任的人之一。
秦慕冰竟然会趁自己不备,毫无征兆的忽然狠下杀手。
“慕冰,你在干什么?我是你的爱人陈二狗啊!”
好在秦慕冰的动作,根本逃不过陈二狗的土地感应。
赶紧身形一闪,避开秦慕冰挥舞而来的剑影。
陈二狗一脸难以置信,略带一丝惊愕道。
只听得一身巨响,剑影所过之处,立刻便被秦慕冰斩出了一条薄如蝉翼的裂缝。
就连万彩蝶,也被那剑气逼得,立刻下意识闪身更换了位置。
反正万彩蝶是怎么也看不明白,陈二狗对秦慕冰如此一往情深。
即便是不爱,她又何至于下此狠手?
也幸亏陈二狗反应够快,否则此刻绝对已然命丧黄泉。
“闭嘴。”
“我的爱人,只有一个,那就是杨斌。”
“而且还是废与你手,受死吧!”
冷如寒霜一般的怒斥一声后,秦慕冰立刻掌下一挥。
手中软剑,立刻宛如陀螺一般,高速飞转了起来。
再配合真气输出,由剑影组成的巨网,立刻便铺天盖地一般朝陈二狗笼罩了下来。
一道剑影,便如同一柄利剑,所到之处,万物皆为豆腐一般脆弱。
就连陈二狗下意识形成的护体真气,也简直比白纸还脆。
很显然,秦慕冰是丝毫没留有半点情面,招招都是实打实的想取陈二狗性命。
但更让陈二狗心中震惊的,还是秦慕冰口中喊出的杨斌二字。
那是秦慕冰前夫的名字,而且还是多么古老的名字?
如果不是秦慕冰提起,陈二狗几乎都要忘了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超级学生的三界军团 晓风
“小子,再不还手,你就死定了。”
“算了,本姑娘懒得管你那破事了。”
见陈二狗只是一味躲闪,万彩蝶气得真想立刻拧下他那榆木疙瘩脑袋。
又见秦乌两家和庄家的人打得难解难分,万彩蝶一跺脚便朝庄纪元猛扑了过去。
这下庄纪元是彻底傻了眼,而秦毅楼和乌竭诚更是会心一笑。
反正庄纪元是怎么都难以置信,竟然连万彩蝶都会临阵倒戈。
毕竟,想阻止万彩蝶夺走方家瑰宝的,现在可是秦毅楼和乌竭诚。
“万彩蝶,你是疯了吗?”
“庄家要是倒了,你更休想拿走方家遗产。”
被万彩蝶一掌逼退三步后,庄纪元怒不可遏大吼道。
“少给你姑奶奶讲这些狗屁的道理,姑奶奶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老匹夫,拿你狗命来。”
怒叱一声,万彩蝶不仅没住手,反而掌密如骤雨,招招震得空气嗡嗡作响。
那架势,举手投足之间,都是要和庄纪元拼命。
毕竟,万彩蝶若只是想得到被庄家夺走的方家遗产,她早就收入囊中了。
即便依旧未必能全身而退,至少绝不会出声引起庄家那么大骚动。
所以万彩蝶显然是还别有目的,又岂会因为庄纪元的小小阴谋诡计而改变?
此时最为轻松的,必然是陈二狗无疑。
虽然秦慕冰招招也是致命,完全不要命的打法。
但以土地感应预知她的一切动作,对陈二狗而言,简直易如反掌。
你追我赶,简直就是大型打情骂俏现场。
不过,陈二狗也并没有闲着,闪身躲避的功夫,顺手便偷袭解决了八人。
而且陈二狗根本不管对方是哪家的人,反正对他而言,三家都是敌人。
“混蛋。”
但这可彻底激怒了秦慕冰,虽然陈二狗是无规则,丝毫不讲武德的随机偷袭。
但倒在他手下的,八人中却有七人都是秦乌两家的人。
而且在她眼里,陈二狗根本就是在戏耍和羞辱自己。
所以勃然大怒的秦慕冰,立刻将体内金丹运转到了极致。
朝陈二狗笼罩而下的剑影,更是密不透风。
很显然,她自始至终,根本就没打算给陈二狗留下半点活路。
而挥手拿下两名童男童女的秦毅楼,见到这一幕,嘴角更是扬起了骄纵大笑。
有秦慕冰在场,陈二狗即便再厉害,那也就是一个废物。
所以他自始至终,都根本没有在乎过陈二狗。
而且以秦慕冰如今金丹境巅峰的修为,绝对够让陈二狗好好喝上一壶。
“可恶。”
但打脸实在不要来得更快,秦毅楼都还没笑出声来,随着心中一阵大惊。
脸上仅有的笑容,也瞬间彻底转变成了无尽的愤怒。
只见陈二狗,忽然莫名其妙便出现在了秦慕冰身后。
而且还是根本没给秦慕冰半点反应的机会,随手一掌便已然朝她后脑勺拍了下去。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秦毅楼恐怕是连打死都不敢相信。
一向被人称之为情种的陈二狗,竟然也会对秦慕冰下此狠手。
所以秦毅楼根本不及多想,脚踏虚无杀向陈二狗的同时。
抬手挥出一股宛如长龙般的真气,率先势如破竹般袭向了陈二狗。
“恭喜你,上当了。”
当然,哪怕只是秦慕冰一根毛发,陈二狗也决然不舍伤害。
但他也知道,秦慕冰对秦家的重要性。
所以秦毅楼刚一出手,陈二狗立刻嘴角微扬。
身形微闪的同时,瞬间居高临下,螳螂捕蝉朝秦毅楼后背砸了下去。
“噗……,陈二狗,无耻混蛋。”
“都他妈给老夫住手,否则老夫弄死庄家全家。”
做梦也没想到,陈二狗竟然会无耻到利用自己爱人。
等秦毅楼心中大骇,回过神来时,虽然躲闪及时,但背部还是挨了一记重击。
一个踉跄在空中连滚数圈后,猛吐一口鲜血的秦毅楼,顿时气得勃然怒吼喝道。